不靠谱菜谱|过年一定要做一做的蛋饺

第一年不在爸妈身边过年,起初有些“自暴自弃”,反正光顾着娃都忙不过来了,过年?就随意吧。

在国内,每年都有人说年味淡了、没了,其实身在那个环境,年味就像某种旧旧的厨房的气味,虽然会因为各种别的气味,让你以为那个味道已经被盖过而消失了。可是离开一阵突然置身此处时,你会发现其实它一直都在,已经渗入橱柜的纤维,地板的缝隙。在土澳,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可是你知道,那个味,有点走样。

今年的小年夜恰好是澳洲的国庆日。国庆日,大伙的庆祝方式不是BBQ,就是去公园去海边,继续BBQ。弥漫在空气中的烧烤味也是一种“味”。说的时髦一点,大概就是所谓仪式感。

说到仪式感,想到之前看的美剧This is us。其中有一集讲感恩节,一家人相聚Randall的家,各自都有一堆烂摊子的“三胞胎”各怀心事的完成着他们家的感恩节传统(徒步3.5miles,),穿插回忆了他们的父亲是如何把小时候那个原本最糟糕的感恩节变成最棒的一个,此后每年重演那天的小事,从而变成自家独特的感恩节传统(真是不能再仪式感的仪式了)。小Randall一开始说长大以后再也不要过感恩节,一天结束后却在妈妈怀里说要一直一直这样过感恩节(长大了也确实是最起劲的那一个)。

过年的仪式感于我,想到的是一幅画面,一种气味——小时候妈妈站在灶台前转动铁勺做蛋饺的身影,和空气里弥漫着的蛋香味、猪油味……那时的我会被吸引到旁边,等着每当妈妈做坏的时候,给我吃铁勺里炒熟的肉馅和蛋,喷香烫口,恨不得之后的每一个蛋饺都做坏…

虽然长大后不再那么关注妈妈做蛋饺了,不过从不吃外面买的皮薄薄还加淀粉的蛋饺,要吃只吃自家做的。

于是临时买了肉糜,看爸妈发来的视频,开始自己动手做了:

葱姜切碎拌入肉糜,加料酒盐酱油糖麻油白胡椒调味,一点点水,搅拌搅拌再搅拌。鸡蛋8个打散,加入一撮盐两勺植物油。

铁勺小火预热,擦猪油,倒入蛋液,转动铁勺。我喜欢多转几圈,蛋皮厚厚才好吃,不过太厚翻皮的时候容易破裂,分寸要多试几次才掌握。蛋液未完全凝固加肉馅,之后翻皮类似做蛋包饭,还是很tricky的,做的时候经常破,还需要额外加蛋液补救,于是做出几个超大的,卖相难看不过一定很好吃。一但成功翻过去与另一面贴合,会有种爽感,导致从一开始的4个蛋,欲罢不能的做到8个蛋…

全部完工后上锅蒸熟。

香味把某人吸引过来,他说,以后要教Ellie做,每年都要做。也许,做蛋饺会变成我们家的过年传统吧。谁知道呢。

想到怀孕时妈妈过来,整天一起在厨房捣鼓,我做草莓果酱来妈妈做韭菜盒子。那时想,小东西出来以后可以跟她在厨房玩了,多好啊。

在澳洲国庆日入乡随俗跟着BBQ的中国人依旧长着中国胃,仪式感总是存在在厨房间、餐桌上。

年要好好过,饭要好好吃。

花见日行纪之鹿与美丽的奈良

因为春季日剧的各种喜闻乐见,再一次沦为日剧重度脑残粉。

而四月的这次花见之行简直是圆梦之旅,待我一边回顾我看过的日剧,一边记录这次旅行吧。

第一站大阪是扑面而来的商业气息,拖着箱子在商店街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感叹,呀,真的到了日本了呢。

在大阪的第二天搭火车去了奈良,一定要去奈良看小鹿,那是n年前看“鹿男和美丽的奈良”时下的决心。

剧情是猎奇的,也只有习惯日剧节奏的人才能看得下去。

虽说现在已经完全忘记剧情了,不过记得当初看的很欢乐。

可能取景的关系,奈良显得古朴而安静,鹿也很亚撒西。

实际呢,樱花季的奈良尤其是奈良公园那到处是人,而鹿们的脾气也略差,经常见到路人被袭击小孩被吓得哇哇叫的场面。

IMG_6533

IMG_6539

 

Continue reading 花见日行纪之鹿与美丽的奈良

读蒋勋

说来惭愧,知道蒋勋还是在台湾的娱乐节目里,“小燕之夜”的专访,让张小燕一度失声落泪,这个优雅从容的白发老人,语速较慢,不管是微笑还是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伤感都是淡淡的。他是法国游学回台湾的美学大师,写过一些有关西方艺术还有中国诗词文学绘画甚至人文论理方面的书籍。从最薄的一本给青年艺术家的信看起。深深喜欢他的文字,中等长度的句式,没有华丽复杂的词藻,但是颇具韵律和美感。全书仅仅探讨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对艺术家的作用,十分发散和随意,但是不知不觉能跟着他敏感丰富的感官来感受这个世界,挖掘出那些似曾相识的美好的记忆。

摘录最后一章里他的总结

丫民,我并不在黑暗中,我的视觉如此丰富华丽,觉得是在一个夏夜满天繁星的簇拥下。

我何其幸运,可以听到美的声音,那些鸟雀的啁啾,那些蛙鸣,那些昆虫欣悦的叫声,那些涨潮与退潮时回荡的水流静静的声音。

我何其幸运,可以看到美的事物,看到一朵姜花在湿润的空气里慢慢绽放,看到天空上行走散步的云一綹一綹舒卷的缓慢悠闲,看到你眼瞳中充满美的渴望时的亮光。

我何其幸运,可以嗅闻到一整个季节新开的桂花悠长沁人心脾的芬芳,可以嗅到整片广阔草原飞腾起来的泥土和草的活泼的气息,可以走进结满柠檬的园子,闭着眼睛,嗅闻果实熟透的欢欣热烈的气味。
我何其幸运,可以触摸一片树叶如此细密的纹理,可以触摸一片退潮后的沙滩,可以抚摸心爱的人如春天新草一般的头发。
我何其幸运,可以品味生命的各种滋味,在一口浓酒里,回忆生命的苦涩、辛酸、甘甜,也在一杯淡淡的春茶里,知道生命可以如此一清如水,没有牵连纠缠。

是的,我们该时时提醒我们的这些感官去体会去感受这个世界与生活。要对生活警醒和尊重,永远不要麻木。尽管有时世界让我们失望,生活露出不可爱的一面,但总有那么多那么多是值得歌颂和感恩的。

立夏杭州半日寻绿探店游

这次半天的杭州行就如今年的夏天一般不期而至。

杭州和苏州不同,一般苏州只去工业园一带,市中心唯一挂念的只有哑巴生煎。而杭州,最最喜欢的就是西湖周围绿荫环绕的马路,而在这次新辟的滨江区又能看到各种创意小店。

拍拍照,开开车,等位吃饭,喝喝咖啡,半天过的乐滋滋。

这张是在移动的车里用4S拍的得意之作,当然功不可没的还有instagram wink

Continue reading 立夏杭州半日寻绿探店游

忽然而至的音乐季

曾经热烈向往的迷笛和草莓两大音乐节终于在今年遂了心愿,感受过了。占用世纪公园一角、仅有两个舞台的迷笛虽然阳光和音乐都不错可总让人觉得不尽兴,继而期待下一周世博公园的草莓,可是还未进场就被人潮吓坏了,喜欢世博公园还是因为去年的爵士音乐节,在没有挤爆的主舞台后方,铺块垫子,拿杯小酒,就着洒在黄浦江上的闪闪夕阳和从江上吹来的小风,听着Olivia Ong的小爵士⋯⋯这次,又逢阴雨,注定是没法有这样的体验了。

悲催的还有,那支久不用的85定焦远距离对焦无能了,全程手动对焦,出品了不少失焦照。

音乐节除了听音乐,看各式各样的人也是乐趣。于是,音乐节也成了奇装异服的代名词了么?

http://gallery.iwikki.net/wp-content/gallery/strawberry_music_festival_shanghai_2012/img_7519.jpg

找了一圈有草坪的地方没有音乐,有音乐的地方没有舒适的位置(上年纪的人老想坐者= =),最后只有在音响最烂的校园小舞台前坐下,听听新鲜却嘈杂的声音们,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

http://gallery.iwikki.net/wp-content/gallery/strawberry_music_festival_shanghai_2012/img_7529.jpg

Continue reading 忽然而至的音乐季

写在四月末

四月是个让人纠结的月份。首先,这时万物复苏,踏青的踏青,赏花的赏花,郊游、野餐、晒太阳发呆各种适合。

母校的校庆似乎是五月,可是四月初的那几天却变成了默认的返校日了。这些年樱花突然如此受人欢迎,在校那时全然没有这种大部队赏花的景象,几乎想不出那时候的樱花大道是何种摸样,可能樱花树尚未长成此种规模吧。樱花的美对我而言不仅在单花,更在那一大片开放的气势,而越开的盛,凋落的也越是凄,短暂的花期,秒速五厘米的美⋯⋯曾见到一张头上脚下完完全全被樱花包覆的照片,实在惊艳,说什么也要去日本看一次。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四月末

法意夏行 一Long time no see,Paris!(2)

接前一篇,巴黎第五爱,那些琳琅的古董店橱窗。

在硬把自己往文艺青年上靠的时候总是嘴硬说喜欢欧洲电影不看美国的,看了点“戏梦巴黎”之类的电影便以为很了解巴黎。其实后来发现奠定一些情结的来源室美国人拍的片子,好像革命之路又好像之前说的午夜巴黎。前者似乎没有出现过巴黎的镜头,只是由一对自命与众不同的夫妇不断诉说巴黎的好,计划着搬去巴黎,而最终只看到了现实的残酷。而后者的主人公与那位夸夸其谈的男士其实并没有根本上的差别,都是从文艺作品或是历史上了解这个城市,巴黎情结浓重的主人公最后选择了留下来。似乎,对我们来说,巴黎总不甘于作为一个单纯的旅游目的地。而面对长长的旅行计划时根本无法安心徜徉于美术馆,也无法一一走进有爱的古董店,还有那些二手市场、创意市集。。。

于是window shopping也变的无比有爱了。

http://gallery.iwikki.net/wp-content/gallery/paris/img_8650.jpg

Continue reading 法意夏行 一Long time no see,Paris!(2)